流浪者的“午夜巴塞罗那”

曾读过余秋雨先生的一篇散文,说到:“巴塞罗那的主题很明确,是流浪”。记得当时的自己就像寻得了明灯,将“巴塞罗那”这个名词刻在了心里,寻思着这个地方应该跟自己很般配,因为,内心从未安定过的我,从来都是个流浪者。

只是,此时此刻,随着工作来到了这片梦想之地,竟发现自己没有丝毫流浪者的气质,十几小时的飞行,连轴转的工作,时差对于我们来说,不过就是黑夜变成了白天。心中那一丝丝浪漫情绪只能拴在脖子上,欲言难抒。

将客户安顿好后,终于回到酒店房间,脱下高跟鞋,随手拿起床头的矿泉水,推开窗户,看着眼下的兰布拉大街灯火阑珊。

这条街被余秋雨先生译成了“流浪者大街”,似乎形象却又不太体面地诠释了这条巴塞主街的含义,但不经意间,又渗透着对这条街独有的浪漫情怀。

想到这,身体的疲乏慢慢消退,心里那一秋情愫泛起,催使着我去感受这条大街的气息。于是,不愿再穿上高跟鞋的我光着脚走出了酒店,用足底每一寸肌肤,感受着每一步与这条大街的亲密接触。

西班牙的街道是很有趣的,除了路两边外,马路中间竟也是人行道,形形的流浪艺术家们逗留于此,攀谈,酗酒,作画,舞蹈,歌唱,像极了散落于大街上的马戏团表演。

当思绪正慢慢穿梭于路边每个流浪艺术家时,突然,熟悉的国语从背后悠悠传来。

闻声转背看去,一个穿着随意,头发拧成无数麻花的高个男生,提着画具,一脸玩味地看着我光秃秃的脚。

并未感到尴尬的我,自来熟地惊叹道,“呀~ 中国人啊!” 这年头,哪里遇见国人都不稀奇,但他乡遇故知,总能让人倍感亲切。

“没,来工作的,折腾了一天,想给自己脚丫子透透气了。” 说毕,这才尴尬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。

虽然我知道这里是流浪艺术家们的灵感天堂,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入画邀请,我还是有点猝不及防的。

发现我半天没回答,男生这才发觉自己有点唐突无礼,赶忙摸着头抱歉地说,“当然,如果你有时间的话,不然,我就护送你回去吧,大晚上一姑娘光着脚四处走不太安全。”

看着他尴尬又不好意思的样,心中不忍拒绝,说是只用坐在那,就当是休息,何乐而不为呢?于是欣然答应了他的请求。顺着他指的长凳,抱腿窝着坐了下来。

也罢,非要我凹个造型,可能还真手足无措,我这么自在懒散地坐着正合适。看看周边的人和景,渐渐地竟也忘了自己正被人画着,仿佛,他的描画与我无关,我只是个静默的旁观者。

身边扬起小提琴演奏的《舒伯特小夜曲》和嘈杂的西班牙语,似乎这一切都变得那么让人亲近而令人向往,眼神飘忽着感觉能穿越整条兰布拉大街。偶尔有人凑过来看男生作画,我也未曾不安,依然自顾自地坐着,直到他抬起画笔,满意地冲我一笑。简单地说了一句,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我并没要求看他的画,他也没让我看,于是,这个谜留在了巴塞罗那兰布拉大街的那个夜晚。

直到有一天,他发来一张图,图中的墙上挂着一幅画,画着一个光着脚抱腿坐在兰布拉大街长凳上的姑娘,散着头发,一眼美好而向往地看着斜角远方,画的色调温和,不张扬却能吸引目光。旁边的英文介绍简短写着,“ 流浪者,不是光着脚的悲凉,而是一眼美好的向往。”

或许,多年以来,我内心那个不安定的流浪者,其实就是对美好事物的追随者吧。不再荒凉,只有向往。而流浪者大街自此后,也不再是心无处安放的安慰之地,而是温暖美好的心之向往。

巴塞罗那是一个让人神离的城市,一个可以治愈人的神奇境地。而兰布拉大街又是旅游此地必去的景点之一,可能一说景点,就会觉得是无数纪念品堆积的商店和各种叫买叫卖的把戏纵横,但兰布拉大街始终保持自己,仿佛所有人被她的气息包围而改变,让每个到来的人感到舒心,放松,懂得享受起来。我想这才是流浪者大街真正浪漫之处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